rss 推荐阅读 wap

华南在线_华南新闻网_华南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云南  xxx  自驾游  浙青春,正黔行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曾子墨社会地带实录:社会能见度之十年寻子

发布时间:2018-10-11 19:52:21 已有: 人阅读

  同一地区儿童连续失踪,家长十年寻子,发现失踪儿童背后的巨大市场。失踪儿童到底去了哪些地方?他们的命运如何?分离骨肉是否会有团聚的一天?“失踪儿童”是一个长期被关注的话题。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约有20多万儿童失踪,目前仍然没有放弃寻找的案件逾60万件。2007年年初,全国20多家主流的报纸同时出现了12个家庭共同发出的寻子启示。12名失踪儿童都是男孩,失踪时年龄都在4岁到6岁之间。他们的父母组成了“寻子协会”,协会成员中有8个家庭来自江西省鹰潭市,4个家庭来自江西省贵溪县,其中大多数家庭寻找自己的孩子已经有10年之久。

  10年来,12个家庭的足迹已经遍布10余个省份,行程超过10万公里。他们中间有的为了寻找孩子丢了工作,有的家庭破裂,并且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他们表示,只要筹到一分钱,他们也都用在了找孩子上面。“寻子协会”成员的陈海水夫妇是江西鹰潭市农贸市场的个体摊主。他们的小儿子陈飞虎1991年在市场附近失踪,失踪时年仅5岁。为了找儿子,陈海水夫妇至今仍保留着十几年前居住过的老房子,他们认为失踪的儿子会记得这个地方。

  子墨:最后一次见到小孩是哪一天?管桂荣(失踪儿童陈飞虎母亲):1991年的10月24号下午两点多钟,我在摆摊,老公回家烧饭。晚饭的时候,他到摊位跟我说,儿子还没回去吃饭。我一下子头就大了,当时就有预感了,儿子永远找不到了。

  管桂荣: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当时我好激动,一直哭,后来发动家里四五个兄弟出去找,火车站、汽车站,所有鹰潭市的车站都去找,两天没睡觉找这个小孩,没找到。

  管桂荣、潘连太十年寻子181潘连太也是鹰潭的一个个体经营者,他的儿子潘灵超在1992年失踪,失踪的时候仅4岁。潘连太回忆说,当天因为他的饭馆里生意特别忙,把孩子送到外婆那里。

  潘连太:他跟外婆说,他到妈妈那里去。外婆说好,你去。大概11点半,我回到家里,没人,老婆不在,小孩也不在。2点40分,我自己去吃了点饭,伙计们也都开始吃饭了。我老婆回来了。我说儿子呢,她说我没有见儿子,儿子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就慌了,赶快骑自行车到处转,出去找。跑遍了整个鹰潭,大街小巷不断地叫他,超超,你在哪里?呼叫他的名字,找不到。第二天,我就把饭馆生意停下来,我说不开了,找儿子。小孩丢了半个月,我老婆就自己走掉了,卷起衣服,卷起钱,走了。那两年找小孩花了4.5万元左右,到1994年7月,我就一天到晚沉浸在这个悲伤的事件里。我想把这件事忘掉,回了晋江老家,老婆要离婚。她说,跟你过没意思,没有钱了,什么都没有了,离婚吧。这期间找小孩找得非常苦。周明生夫妇如今已经当上了外公外婆,但他们从未放弃过寻找失踪的小儿子周建成。周建成1994年6月27日从贵溪县失踪,失踪时仅6岁。有着类似的经历的还有4岁的张明和5岁的周小乐,他们的家人说,孩子全都是在没有大人的陪同下失踪的。失踪当天,孩子的家人几乎都是全家出动去寻找。鹰潭市是一个中等大小的城市,而贵溪县距离鹰潭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范围内,孩子一失踪,就仿佛没有了丝毫痕迹。周明生除了经济上的损失,失踪儿童的父母们承受更多的心理上折磨。对于生死未卜、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孩子,他们抱着希望不断地寻找,又不断地失望。而孩子留下的东西,成了他们生活中最大的慰藉。

  彭月仙(失踪儿童周建明母亲):我把他用的东西,穿的衣服,全舍不得丢掉,全部留在家里,我要等到他回来,他自己可能还能认出来。

  管桂荣:我们乡下有人讲,你儿子丢掉了,户口要拿出来。因为我一直没放弃找我儿子,所以不肯让他们把户口取消。我一直保存着,保存了16年了,每年我都去换户口。

  1989年到1995年间,这些家庭的孩子陆续失踪,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是4岁至6岁的男孩。根据家长们随后的寻访,这些儿童极有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走的。子墨:这些孩子失踪的时候有什么类似的情况吗?

  子墨:为什么会在四五月份丢孩子?彭月仙:我也讲不清楚,可能人贩子利用下雨的天气拐小孩,人家不注意吧。

  潘连太:当时有人跟我说,我家小孩坐在路边防护杆上吃人家的东西。有人说,吃这些东西,小孩可以睡24小时不会醒。鹰潭的交通非常方便,往哪里跑都跑得掉。十年寻子

  鹰潭和贵溪地处交通要道,有三条铁路干线交会于此,另有两条国道和一条高速公路贯穿全境,这不仅给拐卖儿童的人贩子提供了便利的条件,也使得该地区的人口流动性更大,更加难于管理。虽然丢失孩子的父母也寻求过警方的帮助,但由于线索太少,始终没有进展。于是,这些父母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孩子。他们在多年的寻找过程中不仅总结出了一些寻人的重要方式,也逐渐发现了一些令他们震惊的事实。

  方式一:在乡村进行地毯式搜索10年间,陈飞虎的父母陈海水夫妇足迹遍布广东、湖南、湖北、福建、浙江等地,最后他们把主要目标锁定在了福建,原因是他们在福建发现了巨大的贩卖儿童的市场。

  子墨:从1991年到现在,前前后后去过福建多少次?管桂荣:我去得多,基本上每年都要去五六趟。

  管桂荣:有语言问题。好多人听不懂我们讲话,我们一天问不到几个人。我装成卖小孩的,问他们要出多少钱。他们讲,一般是4000元一个,最多1万元一个,要看那小孩长得好不好看。然后说哪个村庄买了几个孩子,我们就到那个村庄去看,每个小孩都看,希望能看到我们儿子。

  管桂荣:因为那个地方卖小孩的人比较多,好像不觉得稀奇,他们都不怀疑。有的父母即便是问到了买小孩子的村庄,父母也很难看到那些被买来的孩子。

  潘连太:有一次离一个买小孩的人家大概还有20多米远的路程。那家人从巷子里窜出来,拿着农村刨地的锄头,大骂我们,你们找死啊,敢在这里找小孩,儿子是我们花钱买来的,就是我们的儿子,哪是你们的儿子。

  有年轻人用普通话讲,你赶快走,再不走的话,等一下跑都跑不掉。他们一窝蜂地过来打我,拿扁担打到我的肩膀。我跑的时候,衣服带风。

  方式二:到乡村小学获取信息潘连太:我记得福建石狮那边有个小孩,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我的妈妈》。那个小孩读书非常好,每次作文都是100分,但是那天咬断了3根笔,写不出来。老师问,你为什么不写?他说,我写不来,因为我没有妈妈。老师问他,那个天天送你来的人不是你妈妈吗?他说,不是,不是我的亲生妈妈,我是他们花钱买来的,我很想我的妈妈……后来这位老师竟然帮助这个孩子联系上了他的亲生父母,使他们骨肉团聚。这使得潘连太认为通过学校找到孩子的可能性更大。于是,他开始寻访福建农村的各个学校,通常的方式是给老师一些钱,让老师代为打听。

  潘连太:老师问,谁是妈妈生的?底下的小孩就说,我是妈妈生的,他不是妈妈生的,他是拐来,买来的。买来的小孩就低着头,一个人在那儿流泪。

  就用这样的方法来问。一般如果哪个学校有这样的孩子,我们就找个机会去辨认。有的一个班有三四个,有的有一两个,也有的班级一个都没有。方式三:锁定人贩子进行追查在这些父母寻找自己失踪的孩子的同时,也在与当地身份隐蔽的人贩子进行着较量。

  管桂荣:有一次我碰到一个人,他说他知道我小孩在什么地方,可以不通过派出所把小孩要回来。当时那个人住旅馆里,我们一查,他在旅馆登记的身份证是假的,没这个人。几个月之后,我在外面进货,在火车上碰到他。他看到我就跑,我跟踪他,火车站好多人认得他,说这人小偷小摸不做好事。我跟到他住的地方,后来通过鹰潭派出所抓了他。

  彭月仙:我想要是把人贩子抓到了,可能就能把小孩找到了。子墨:人贩子那么多,你怎么知道是哪个拐走你的小孩?

  彭月仙:我们那里都是一年丢一个小孩。人贩子毕竟不多,应该是往一个地方卖的吧。然而,不管是哪种方式,这12个家庭都没能找到自己的孩子,反而是在寻子的过程中屡屡遇到危险。潘连太就曾被人骗到山区里抢走了所有的钱。

  潘连太:反正在一个山区里,路也讲不清楚。他骗我进去的时候,他的摩托车有灯。回来的时候,月亮也没有,星星也没有,什么都看不到,只听见小鸟在那儿叫。我怕得不得了,怕得实在没办法,只有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叫,超超,你在哪里,我找你好辛苦,当时我连自己是否活着出去也不知道……反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人理你。

  潘连太在寻子过程中被骗抢,而周明生则因为找孩子曾被人绑架。周明生: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不要张扬出去,除了你老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你的儿子周建成就会完蛋……周明生只身去见这几个号称找到他儿子的人。与此同时,他的妻子彭月仙却在家中接到了电话。

  周明生:我按照他的指示到竹林去谈。他说他是公安卧底,人质在具体一个地方。我说,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在什么地方,我只要能看到人,马上给你钱。事实上我也看出他们是骗子。那两个人还说为了保险起见要把我铐起来绑到水泥墩子上……我回来的时候,老婆在哭,说有人打电话来,说我被绑架了,让我老婆拿钱去赎我。周明生最后逃过了一劫,但是儿子还是没能找到。

  当时骗子手写的信件,他们已经影印下来交给了公安局,但是至今也没能找到这几个人。然而,即便如此,“寻子协会”的成员中却没有一个想到过要放弃。

  潘连太:本来我找到1994年就不想找了。刚好那次我到厦门看到一个小孩,他的脚瘦瘦、长长的。我观察了很长时间,后来知道他是被人拐卖去的。他的脚为什么那样瘦,没有肉?听说是一个老板给他打了什么肌肉收缩针,把他脚上的肌肉全部收缩掉,骨头会长,但是人没有力气。我当时心里想,儿子一定要找到,如果我儿子被搞成那个样子,真是可怜。

  所以我后来又继续找,到处找。1995年,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让这些丢失儿童的家庭逐渐走到了一起,他们通过一张张寻人启事彼此联系上了。一有失踪儿童的消息,他们就通知给其他父母,一个“寻子协会”逐渐形成了。

  彭月仙:就像姐妹一样,同病相怜嘛,平时坐在一起谈事讲话,都会倾诉自己的心声,只有像我们丢失小孩的人才能体会到我们的心情,讲出来大家心里会舒畅一点。有时看到别的小孩被解救出来,我们讲起来就很激动,都说要是这个被救的小孩是自己的就好了,就算不是自己的,如我们当中有一个小孩被找到,大家就都很高兴。

  十年寻子187“寻子协会”成立以后,创办了一张他们自己所谓的报纸,把失踪儿童的信息印在一起。“协会成员”每到一个地方寻找孩子的时候,就会把这种报纸带到当地分发。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在第二年就找到了其中的一名儿童。

  子墨:最初13个家庭当中有一个孩子被找回来了,他是怎么找回来的?彭月仙:那个小孩的母亲是瘸了腿的,好可怜。后来把这个报纸散发到福建一带,有人打电话给她,她小孩就找回来了。江西鹰潭的13个失踪儿童就此也变成了12个,这也让剩下的家庭看到了希望。

  近几年,他们还加入了全国范围内的“寻人扑克”的印制。这场由公益人士发起的寻子行动已经收集到了60多名失踪儿童的信息,把他们的头像印在扑克牌上,在全国范围内分发。去年,扑克牌中的一名失踪儿童已经被成功寻回。

  彭月仙:上回我们到福建印了20多箱,这次在北京印了1万份,又在南昌加印了1万份,现在又到广东那边去散发了。我们一般在北京、湖南、福建、厦门、广州一带散发扑克牌。

  彭月仙:没有用也尽到一份心吧。我们也没办法,只有靠照片,希望小孩还能认得我们。我小孩今年都19岁了,基本懂事了,应该知道不是那边父母亲生的吧,他丢的时候是6岁,这些事应该懂。要是他能自己找回来就好了。我们一趟一趟出去找也太难找了,不知道到哪里找。2007年年初,协会成员又联名给《江南都市报》寄去一封信,讲述他们的寻子经历,希望能寻求到帮助。记者杜金存将情况反映给领导后立刻受到了重视,从3月28日起,《江南都市报》共发布了2万多字进行报道。

  子墨:报道会有帮助吗?小炜1991年失踪刘欣欣1992年失踪数名失踪儿童照片陈飞虎1991年失踪夏平1992年失踪余佩1992年失踪张明1995年失踪杜金存(《江南都市报》记者):我们联合了全国20多家媒体,发起一个寻人联盟。

  基本上,全国的主流媒体都跟我们联合起来,他们对这个事情非常热心,这种报道声势在新闻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报道发布后,没多久就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报社接到了福建一个小伙子打来的电线个家庭丢失的孩子之一,希望来江西认亲。

  彭月仙:见到了。那天看到小孩,真的好感动。众多媒体这样帮助我们。他看了报纸,知道父母都在找他们。我们的小孩也可能会看到报纸,或者看到电视,也会像他一样回来找自己的父母,我期盼的就是这个。

  子墨:当那个孩子得知,你们这12个家庭其实都不是他自己的亲生父母的时候,他怎么说呢?彭月仙:他也讲你们这样用心去找,儿子一定会找回来的。我也是这样想的。因为他当时才5岁,到现在23岁了,他想得起他的父母,他要找他自己的父母,我们的儿子也会像他一样,会找自己的父母。哪怕养父母养他带他,他可能还会想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就像那个福建找回来的孩子,实际上他在养父养母家生活得比较好,他还是会想自己的亲生父母,我们的小孩也会像他一样。子墨:你现在还抱有希望吗,认为孩子能回来吗?

  彭月仙:现在我是抱了好大希望,网上、报纸、电视都在帮我们找。我天天在盼望着。因为我马上50岁了,我希望儿子能在我50岁生日的时候,回来认我这个妈妈。张明,爸爸很想念你,如果你看到电视,你就跟我们联系。我们一直在找你,如果你看到这个电视的话,你跟这个电视台联系,我们很想念你……——爸爸乐乐,你今年已有19岁了,我们全家人都好想你,如果你看到我们在这里找你,你就跟凤凰卫视联系,找我们吧。你走的时候才5岁,走了10多年,全家人想你,爸爸妈妈好想好想你……——妈妈弟弟,你走的时候,那时候应该也是记得姐姐在旁边的,那时候我们是在一起玩的,那是姐姐不小心,姐姐不懂事,把你弄丢了,如果你看到我们,就跟我们联系……——姐姐子墨点评:对于失踪儿童,丢失以后再去寻找和解救,都只是一种亡羊补牢的做法。目前世界上的许多国家都在努力建立一种有效的预防儿童失踪系统,其中最有名的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安珀预警”系统。一旦警方确认发生儿童失踪案,将会立即发出各种各样的信息,从儿童的特征至绑架者的信息,通过各种方式传播出去,如通过电台、电视、广告牌及高速公路的标志、甚至是彩票销售点,以最大限度请求公众合作。我们对这些失踪儿童的父母给予同情的同时,更希望中国也能早日建立起这样的系统,避免悲剧一再重演。

  昵称匿名发表内容在此输入评论内容。 1、天山网拥有管理笔名和评论的一切权利。 2、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发表、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3、本评论须审核后公布,因此您无法立即看到您发表的评论。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华南在线 www.wzlcm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