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华南在线

热门关键词:  xxx  云南  as  自驾游   w8
首页 华南生活 衣食住行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游山玩水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中国青年报:中国体育职业俱乐部为何不职业

发布时间:2020-11-22 05:41:17 已有: 人阅读

  本周,中国足协约齐除武汉光谷外的15家中超俱乐部代表在北京召开联赛会议,重点讨论武汉俱乐部退出中超联赛的善后问题。会后,记者问某俱乐部的总经理:“现在剩下的15家俱乐部,究竟能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俱乐部?”他笑了笑说:“在国内肯定算,我们都不是兼职,都指着吃足球饭挣钱,但要用企业化的标准来衡量,恐怕都只能算是准职业化的俱乐部。”

  中国政法大学的马宏俊教授认为,我国体育运行机制的改革,让体育俱乐部成为一种发展竞技体育的普遍形式,但职业俱乐部的标准,要比业余俱乐部高出许多。“从职业体育俱乐部发展的需求上看,它要具有一般企业的共性特征,比如,必须是经过注册登记的、能够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法人,另外,职业体育俱乐部应该是经济实体。”

  北京体育大学的专家认为,目前我国的体育俱乐部主要是三种类型,一是与政府联办的合作型俱乐部,二是企业自办的俱乐部,三是股份制俱乐部。

  1994年,作为体育界职业化改革试点的中国足球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联赛、球市、投资人、足球学校纷纷亮相,由于对职业化理解的偏差,以及表面职业化、实质体工队的特殊国情,时至今日,中国足球职业化联赛该解决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

  “中国足球的职业化同社会发展不一致,这是事实。”金汕说,“武汉俱乐部在退赛这件事上的草率,更说明我们到现在也没有职业俱乐部的精神。”

  1994年足球改革掀起了“职业化”的热潮,足球队成了很多城市引为荣耀的有形资产,“城市的象征”、“城市的名片”等提法被大家普遍接受,足球运动员也在一夜之间成了某些城市的英雄,在这种躁动狂热的背景下,足球俱乐部的投资者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而“把养足球队当做一种投资,再向当地政府换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也成了很多投资者打的如意算盘。

  但随着俱乐部的发展和联赛的进行,投资方的不稳定成为很多职业足球俱乐部沦为“准职业”的主要因素。

  本赛季退出中超联赛的武汉光谷俱乐部,就有多次更换投资方的经历:最早是武汉武钢俱乐部,然后变成武汉美尔雅,再变成武汉雅琪、武汉红桃K和武汉黄鹤楼,最后是武汉光谷。

  对于光谷集团来说,至少对中国职业足球残酷性的认识还很不“职业”。“现在很多地方体育局对足球不感兴趣了,因为惹祸太多。”有专家分析说,“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形势并不好,很少有人再愿意为足球投大笔资金了。大部分俱乐部现在找赞助商都很困难,再加上中国足球的成绩太差,俱乐部想职业化也没办法了。”

  “职业俱乐部要有完备的梯队建设,但现在全国青少年中踢球的只有5万人。”北京国安俱乐部总经理张路认为,目前中国足球和职业足球之间还有差距,俱乐部也“难为无米之炊”。

  1995年9月15日,浙江中欣职业篮球俱乐部成为全国最早的职业篮球俱乐部。但在1998年7月,原投资方达欣投资集团与浙江省体委解除了合作协议,这家职业篮球俱乐部不得不恢复了省运动队的身份。据资料显示,主要原因是投资方希望省体委能分担部分投入资金,但省体委无钱可投。

  从职业俱乐部成立的第一天起,“钱”就是联系俱乐部管理者与职业运动员的最紧密的因素,这符合职业俱乐部的规律,但与企业相比,体育职业俱乐部在管理和经营方面受到了多方的制约,使得中国尚难出现独立于地方行政体制之外的、完全由投资者掌控的职业体育俱乐部,就算有这样的俱乐部,也会在实际运作中遇到极大的困难。

  广东凤铝篮球俱乐部决心将中国篮协告上法庭,起因是俱乐部认为中国篮协在投票选举中有暗箱操作的嫌疑,但很多球迷认为,即便凤铝进了CBA联赛,也适应不了中国篮协的“职业化”管理。

  唯一接近真正职业化的是奥神俱乐部,他们或许是国内唯一与传统的体育部门没有任何关系、完全实行公司化运作、只按老板指令办事的俱乐部。

  在游离了CBA几个赛季之后,奥神本想在这个赛季回归联赛,但又因场馆广告的问题不愿向中国篮协妥协而遭到拒绝。

  “另外,现在有哪个俱乐部愿意建立运动员工会?”一位原国家队球员说,“NBA就有球员工会,那是真正的职业化,制度非常细,发生任何情况都能找到适用的条款。我们有很多事都要临时商量,然后由领导拍板解决,这不能算是职业化吧?”

  不但没有运动员工会,就连体育界的法律制度都忽略了体育职业化进程中容易产生的各种问题,这也是近年来体育官司越打越多,法官越来越难判决的重要原因。

  据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官员介绍,目前国内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联赛只有足球和篮球,“很多时候正是因为市场化程度高,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而像乒乓球、围棋、排球等市场化程度并非很高的联赛,同样很难产生“理想中的职业俱乐部”。

  中国体育的现有制度,决定了体育俱乐部必须依靠政府、依靠当地体育局,才可能得到较好的发展,这实际上就是中国职业体育俱乐部发展的特殊模式,如果离开当地政府和体育局,就不可能有俱乐部运动队的存在。

  和市场氛围还算不错的足球和篮球相比,排球联赛的市场化运作条件还远远不够。排管中心主任徐利就不止一次地表示,现在中国国内的排球市场不允许完全的市场化运作,“我们要一手拉着市场的手,一手拉着市长的手!”徐利说,除了市场运作的资金支持,国内的排球俱乐部根本离不开地方政府的资助,排管中心每年还要向各排球俱乐部提供30万元补助。以北京的排球俱乐部为例,如果彻底脱离北京市政府、北京市体育局和北京市排球协会的支持,北京男排连客场比赛的路费都付不起。北京女排的情况好一点,因为有冯坤、薛明这样的国家队明星球员,才能吸引来赞助商的支持。

  因此,挂靠在北京木樨园体校名下的北京排球队根本没有“职业俱乐部”的规划,只要每年找到冠名赞助商就能坚持一个赛季。

  目前,世界上水平最高的排球联赛是意大利职业联赛。意大利足球联赛很成熟,排球联赛也很成熟。意大利的排球俱乐部吸引了世界各国高水平的优秀运动员,决赛的水平甚至堪比世界锦标赛。高水平的运动员带来高水平的职业联赛,现场观众人满为患,赞助商对这种真正的职业排球俱乐部趋之若鹜。

  以郎平当年带队夺得意大利联赛冠军的摩德纳女排为例,运动员胸前广告就有三四个,袖子、裤子上都有广告,场地内翻动的广告牌让人眼花缭乱。而摩德纳女排夺冠后,赞助商请吃饭的庆功宴、广告推广和各种庆祝活动让冠军队应接不暇。

  正是职业俱乐部的职业化运作,才让意大利排球联赛对观众产生了持续的吸引力。对中国参加排球联赛的各运动队来说,这种真正的职业俱乐部只是一种可以努力学习的模式。

  参加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的各俱乐部,和排球界的情况类似:体工队加上赞助商就算职业俱乐部。本赛季乒超联赛刚刚开始,其中男团九家俱乐部,女团十家俱乐部。但为期只有两个月的乒超联赛,显然只是各家俱乐部组队比赛的“短期行为”,因为国家队的长期集训很难给真正意义上的乒乓球职业俱乐部留出发展空间。

最火资讯

首页 | 华南生活 | 衣食住行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游山玩水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华南在线 www.wzlcm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