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华南在线

热门关键词:  xxx  云南  as  自驾游   w8
首页 华南生活 衣食住行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游山玩水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不消费主义者生存手册:吃剩饭、翻垃圾桶我就是不购物

发布时间:2021-02-23 15:37:23 已有: 人阅读

  又是一年一度的双十一了。这几年,中国的快递和外卖服务已经十分精细。然而,看着由此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垃圾,我也开始问自己:我们真的需要消费那么多东西吗?

  我曾看过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的一部纪录片,介绍的是英国的一些「不消费主义者」。不消费主义者,就是一群和消费主义对抗的人。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刺激人们过度消费,掠夺地球资源,破坏环境。那部纪录片中的不消费主义者会去翻超市垃圾桶,拣人们扔掉的过期食品,加工处理半腐烂的食物自己吃。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找个实践「不消费主义」的中国人来采访,来听听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平时怎么生活。但很遗憾,一直没找到,直到我的好朋友秦轩把红姐写的一篇文章推荐给我。

  我是 Mantis,大家都叫我红姐,今年 39 岁,因为很早之前在天涯发了一篇 6 年不租房的文章受到了关注。我现在住在新西兰,一直过着极简不消费的生活。

  我老家在贵州,小时候家里穷。我很早就喜欢上了画画,可毕竟父母都是文盲,让他们在那种贫穷的环境下支持我的艺术人生,在那个年代的贵州是无法想象的。我不可能说服父母。

  红姐后来如愿去了四川美术学院学习动画,2002 年毕业后到上海发展。一个曾经家庭条件不太好的乡下姑娘,来到上海这样纸醉金迷的大都市工作,红姐开始想补偿自己。

  那时候我已经在一家小公司做了两年半,然后跳槽去盛大网络做游戏美术设计师,此后我在职业路上就没有遇到太大的坎。因为小时候穷过,所以经济条件提升后就有补偿心理。

  我在上海工作了 6 年,那段时间我和大部分上海都市女孩差不多,买很多衣服鞋子,每天都像模特走秀。加上我在动漫圈工作,周围朋友也都喜欢打扮,在这样的影响下我每天上班穿得都很夸张,头发不是染成红色就是漂成白色,一年换 18 个造型。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红姐 27 岁那年,红姐原本爱画画胜过一切,但是在上海做过的几份工作,任务永远是完成金主爸爸的需求。

  当画画和自己讨厌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红姐感觉自己对画画的爱在被消磨。她逐渐发现,只有在别人对自己有需求时,她才画的出东西。这使她陷入了严重的抑郁,甚至有了的念头。

  那段时间我在上海搬家,我的物质财产可以把一个小货车塞爆。那次搬家后,我就觉得花这么大力气搬这些东西,对自己很没意义。之后再次搬家的时候,我只带了个 15 公斤不到的包,里面装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其他什么都没带就离开了。

  离开后我去了欧洲,在那边逛了一圈后到了北京。因为当时我有个在金山工作的同学正好要结婚,让我去顶她的位置,于是我就去金山做游戏美术。

  那时我已经不怎么买东西了,钱揣在兜里花不出去,没有物质。在金山工作的时候,我没有租房。因为只是帮人顶位置,不知道哪天离开,租房的话以后搬家麻烦。于是开始上班后,我就把那个背包塞在自己的工位底下,基本上周一进办公楼,周五出楼,周末出去玩。

  没有房租、水电和网费,公司一天包三餐,什么花销都没有。半年之后我就发现自己对钱的关注度在慢慢降低,突然有一天想起来去查户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那么多钱了,觉得应该把这些钱花掉。

  可是我已经没有花销的地方,又不愿买物质的东西,于是我就吃遍京城好吃的餐厅。哪怕一个自助上千,只要好吃我都会去。凡是喜欢的歌手来北京开演唱会,我一场没错过。如果有特别喜欢的歌手到其他城市开演唱会,我也飞过去看。但是我不买任何增加我行李重量的东西。买多了一来办公室不好放,二来要走的时候自己背不动。

  在这段时间,红姐也偶然看到了美国国家地理的那个纪录片,这是她第一次知道 Freegan,也就是不消费主义者这个群体。

  有一天周末,我到朋友家洗衣服。在朋友家就看到了这个节目。看完后我就去搜他们的网站,了解这群人为什么以这种方式生活。

  这些不消费主义者跟我情况差不多,都是有钱不花。当时我到处搜集资源生活,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因为觉得相比花钱买东西,捡别人本身不用的东西在搬家时处理起来不会有太多心理障碍。于是我就想,自己能不能利用人类的过剩资源生活。在实践过程中,我开始逐渐在这个行为里找到一点莫名的成就感。

  作为不消费主义者,一天三餐是大部分人避不开的。在金山的时候我很少考虑食物,因为公司食堂很好,一天管三顿饭。但后面我跳槽去了游戏谷,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食物的问题。

  那时候我开始跟我周围人说:如果你们去外面吃饭,买单时有不想要的剩菜,就打包给我。我把宣言放出去后,再也没缺过吃的。

  不过一开始周围人会有点害怕帮我打包,尤其是我的下属。他们知道我会接受这个食物,但又觉得我是上司,担心给上司带剩菜不好。于是,他们为了帮我打包同时面子上过得去,就会给我点个新菜。

  这时我就很崩溃,我没法接受别人花钱给我买东西。然后我就花了一些时间让我的朋友们理解,打包时候不要给我点新菜,饭菜剩什么算什么,拿回来吃不吃由我决定,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一段时间后他们开始无所谓地把剩菜打包给我。

  2014 年左右, 我在现实中接触到了自己的同类。他是一个到北京旅行的美国沙发客, 在沙发客网站上联系我, 希望我为他介绍一些北京的旅行信息。交流中,他告诉我他在中国已经游历了 10 个月,并且找到了特别的免费食物来源。中国的大城市每天都有很多酒楼办婚宴,于是他跑到酒楼附近,别人的婚宴一结束,他就进去拿食品袋装桌上剩下的东西。他用这招在中国走了 10 个月,没有花钱买过吃的。

  我之后去美国的时候,本想复制这个方法,结果发现行不通。因为美国是分餐制,基本上餐厅不会有可拿的剩余食物。于是我明白了,一切还是要因地制宜。

  衣服的解决办法和食物差不多,我很多姐妹每年会打包一些不要的旧衣服给我。可最开始她们给我衣服的时候,也会买几件新的放在里面,把我搞得很崩溃。我就慢慢地纠正她们,不要在人情世故上放不下面子,之后她们就慢慢明白给我东西不用那么多顾虑。

  衣服和食物基本上不花钱,住宿也没有花费,平时不是住公司就是住朋友家。那时北京的交通也很便宜,公交 4 毛一次,50 块充个卡可以用半年,交通费也基本能忽略不计了。

  衣食住行都花不了什么钱的时候,自己的钱越来越多,我就希望用「高人生性价比」的方法把钱花出去。所以我就想到用攒下的钱去留学。小时候想好好学动画,但那时自己连台电脑都买不起。现在有钱了,所以想去好点的地方学习。因为新西兰动画很强,我就来了新西兰。

  在新西兰的第一年,我找到了极其丰富的大自然剩余食物——新西兰的野菜。其实说是野菜,在国内就是菜市场卖的菜。薄荷、鸡毛菜、蒜苔,这些都能在野外采得到。韭菜也非常多,茴香当季时河边到处都是。我还把采到的菜拿到网上去卖,后来别人跟我说这样在网上卖违法,于是我就自己吃,偶尔送一些给朋友。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不花钱解决事情, 所以我学到了很多常人不了解的东西。比如第一年我研究了很多蘑菇,还有不少其他植物和海藻。我要向大自然索取这些食材,就要知道哪里有什么物种,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而且由于要研究本地物种,很多资料就只能看英文的。别人说我的之所以能考过,全是靠折腾这些。

  比如说蘑菇,必须要搞清哪种能吃,哪种不能吃,否则吃错了会要命。以前我们对蘑菇的很多认知是错误的,如果按照上学时生物课乱教的「颜色鲜艳的蘑菇是毒蘑菇,长相平凡的蘑菇就是食用菇」这句话去吃,几条命都不够死的。我在这边找到了三个品种的牛肝菌,多得吃不完。

  我在新西兰留学的时候租了房,但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 每天拖到很晚才走。离开学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然后就打着手电筒到公园里采牛肝菌,回去炒了当晚饭吃。我研究蘑菇以后才知道,新西兰有很多致幻蘑菇,像毒品一样,采食致幻蘑菇是违法的。

  但是这边一到晚上就有很多人偷偷去找这种蘑菇,我去找牛肝菌的时候就常常遇到他们。他们看到我之后还会心一笑,我就很生气,我说我不是来找那个的。如果半夜把找蘑菇的人全抓了,我到局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消费主义者的实践方法,在中国和国外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国家地理的纪录片里,国外很多人翻超市门口的垃圾桶。但在中国不能这么干,因为中国垃圾分类太糟糕,所以我没在国内翻过公共垃圾桶。

  不过我在新西兰翻过,因为新西兰农场垃圾桶的东西太丰富了。我去年在新西兰北岛的一个家庭旅馆住了一年,在旅馆打工换宿。我给老板当司机,每个礼拜去农场买菜。

  有一次,我在农场看到卖菜小妹把西兰花叶子剥下来扔掉,就问她西兰花的叶子能不能给我,因为我觉得可以吃。然后小妹说想要就拿走,还告诉我后面垃圾箱里有更多,要的话可以自己去翻。

  我走到巨型垃圾箱那里,看到里面的东西我就震惊了:里面装满了蔬菜,它们被扔掉只是因为一点点品相不好!

  新西兰的蔬菜卖得非常贵,一颗西兰花卖到合人民币 10 块钱一颗,但他们只卖相貌完美的蔬菜。土豆有一条口子就直接扔了,洋葱发了一公分的芽就整袋扔掉。当时我什么都没说,回到车里把所有的购物袋拿出来,装了5个袋子。

  除了农场的青菜,我也找到了很多其他资源,比如鲍鱼、海红、贝壳、海螺。这边的鲍鱼比巴掌还大,浅水里就有。在比公交车还大的礁石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海虹。因为这个我还学会了看潮汐预告,知道什么时候潮水到最低点。这时候海虹全部露在上面,只要去就能搞到很多。

  不过在新西兰捕捞有数量限制,当时鲍鱼每年一人最多 10 个,海虹一人最多 15 个。鲍鱼还有尺寸限制,捕捞小于 13.5 公分的鲍鱼都是违法的,所以还要注意这些法规。

  红姐平时会在自己的公众号「卑贱的人类」上分享日常生活小技巧。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不消费主义者越来越多,甚至慢慢出现了不同分支。

  有很多人说不消费主义者是世界上最极端的环保主义者,其中还加入了很多素食主义者,vegan(严格素食主义者),他们以这种方式减少自己对动物的剥削。我还没有那么极端,好歹还没变成一个 vegan。

  其实刚开始不消费生活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环保概念。我只是想为自己非人类的生活方式找个理论依据,我还是有点害怕自己走得太偏门。后来我发现这种方式不仅不偏门,而且还有很多同类,甚至能通过自己低碳环保的生活方式为这个世界做出贡献。

  我写过德国奶奶海德玛丽的故事,她一开始就是想尝试一年不花钱的生活,结果试验结束后再也回不去了。这个奶奶在去世前过了接近 20 年的不消费生活,自己的养老金都直接送人了,因为她的生活已经完全不需要钱了。

  我发现塑料对海洋和陆地环境的污染都是最难解决的,很多动物深受其害。所以我去年开始过零塑料生活,不购买任何带塑料包装的东西。

  我本来很爱吃泡面,在试验期间为了不产生塑料垃圾,我学会了自己做泡面。自己拉面条,拉好后煮熟,然后冷水激一下,把面条蜷成团放进烤箱烘干,泡面就做成了,要吃的时候浇水泡开即可。

  这一年我不买任何塑料制品,实在避不开的时候我就会计算数量。我给了自己一个咖啡罐,把这一年产生的塑料垃圾都装进罐子,垃圾总量不能超过罐子容积。现在一年过去了,罐子还剩 1/3。

  我那么多年都过着极简的不消费生活,我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因此我身上的束缚会少很多。我觉得我能把自己照顾好,家人有事的时候能帮得上,就可以了。

  我觉得消费主义总是给人「真的需要那个东西」的错觉。说实话,我认为很多人过度消费,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无聊。当你每天只能重复干一件小小的事情,你的生活必定比较无聊,赚到钱后肯定会使劲补偿自己的缺失。但如果我一个人活得像一支军队,我就没有什么好补偿的。

  当我越来越多地体会到不用钱解决问题的好处时,我开始避免花钱解决事情。比如说,我喜欢喝日本的味增汤,可是味增汤的包装有塑料,我又要禁塑料。于是我就从零开始,自己把黄豆种出来,把米曲培养出来。

  在研究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我找不到米曲的时候,就跑到隔壁的日本料理店问店里的师傅有没有做米曲的种子。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的东西和认识的人比一包味增更重要。因为想做味增,我认识了日本料理店的师傅,他还教了我很多味增以外的东西,我瞬间感觉其中很多东西都很有趣,觉得自己应该去趟日本。

  我觉得不消费生活是一条单行道,因为一旦试过,就会发觉自己以前错过了太多好东西,然后再也不愿回去过消费主义的生活。

  当购物简单到只需滑动手指,过度消费就成了当代生活的症候。今天这期节目,也是响应了绿色和平组织最近发起的「我不要过度的世界」的倡议,反思我们被过度消费所包围和异化的生活。双十一快到了,你真的需要剁手这么多东西吗?你的快递需要这么多层层的包裹吗?

首页 | 华南生活 | 衣食住行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游山玩水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华南在线 www.wzlcm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30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