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华南在线_华南新闻网_华南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云南  xxx  自驾游  浙青春,正黔行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军事专家张召忠:做电视评论员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3:16 已有: 人阅读

  “中日两国因问题有冲突不可避免,但现在条件下,因此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国防大学教授、军事专家张召忠日前在北京举行新作《百年航母》、《走向深蓝》主题讲座及签售会上侃侃而谈。当天现场的众多读者,提问踊跃,场面十分火爆。有不少从外地赶来的铁杆粉丝。一位50多岁的先生激动地说,今年是张召忠教授上电视20周年,从1992年张教授开始在中央电视台《三十六计古今谈》做节目,到现在的电视直播时政评论,自己已经追随他20年。

  如何在电视荧屏上经久不衰保持自己的观众缘?为自己保鲜的秘诀是什么?作为一名电视评论员应具备哪些素质?签售之后,记者专访张召忠教授。

  张召忠,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先后在北京大学、国防大学、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学习,长期在作战部队、科研院所及军事院校工作,研究范围涉及科学技术、武器装备、联合作战、军事战略、国防建设、国际法规等多个学科领域。曾获国家及军队级科技进步奖和全军育才奖等多种奖励,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和军队优秀人才岗位津贴,发表论文专著数千万字,海洋方面的代表性专著有:《未来海洋世纪的冲击》《海战法概论》《现代海战启示录》;战争和军事方面的代表性专著有:《兵器知识库》《战争离我们有多远》《谁在制造战争》《网络战争》《谁能打赢下一场战争》《打赢信息化战争》《百年航母》《下一场战争》《话说国防》《明天我们安全吗》《下一个目标是谁》《中国让战争走开》《走向深蓝》等。

  虽然当天的气温高达34摄氏度,但现场读者热情不减。国防讲座、读者提问、签名售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有的读者拿着好几套要求签名,说回去送朋友。待最后一位读者手捧签名书满意而去,始终精神百倍地保持军容姿态的张召忠,其白色军装已被汗水打湿。他边擦汗边接过助理递过的水杯,记者打趣地说:“屋子里太热了,您的妆都花了吧?”

  1992年,中央电视台军事部与海军记者站合作了一个36期的节目叫《三十六计古今谈》,主要是讲三十六计的故事。当时节目组没有化妆师,只好由主持人张莉代劳。“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化妆,估计也是张莉第一次给男人化妆,她差不多给我化了快两个小时。打腻子、施粉黛、描眉画眼、涂口红、做头发……化成个什么样子,我也没好意思看,就赶紧录节目了。节目录完之后,海军部宴请节目组的主创人员,我也参加了。宴会开始前,我到洗手间里去照了一下镜子,把自己吓了一跳,因为镜子里面的人根本不是我。张莉完全按照给女人化妆的程序给我抹了一遍,看着镜子里的我,我伤心透顶,悲恸欲绝。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自己化妆。我绝不能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张召忠!”

  “我现在自己化妆的技术经常得到专业化妆师的表扬,主要特点就是自然、服帖,化了妆就像是没化一样。”

  第一次上电视,对电视节目录制的程序完全不熟悉。《三十六计古今谈》的节目形态是主持人开头结尾串连,先说一下三十六计中每一计的原文,接下来由张召忠解释原文的现代释义,并通过大量战例来阐释这些古老计谋的实际运用。节目专门有研究军事谋略的专家撰写解说词和案例,经过各级领导审定之后,再由张召忠和主持人张莉在演播室里完成。所有解说词都是预先准备好且经过审查的,他和主持人的任务就是提前背下来在摄像机前面绘声绘色地说一遍。这本来是个很简单的任务,但对于他来说太难了,因为不习惯背诵别人撰写的稿子,想用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语言讲述,但领导感觉那样没法把握。于是,每一集都会因此而争争吵吵。结果,张召忠录了十几集就中途退出了,他感觉自己不适合做电视。

  以后,央视军事部“军事天地”节目的制片人吴少华找到他,希望做个系列节目“舰船知识”。这是他的强项,于是他答应下来。“舰船知识”系列节目的形态是现场访谈,张召忠和主持人张莉要下部队,到海军舰艇和潜艇上去录制,在航行中的军舰上给观众讲述一些基本的军事常识、军舰礼仪、技术性能和作战方面的情况。这个节目让他重新找回了自信,他自己准备材料,自己到军舰上采访和了解情况,面对镜头侃侃而谈,不再有过去那种拘束感和紧张感。这个节目广受好评,当时收视率居中央电视台前几名。

  “科索沃战争让您一炮走红,还有伊拉克战争的直播和评论。这些年来常见您参加‘今日关注’、‘军情解码’、‘书香北京’等。您都做些什么类型的节目?是什么让您长盛不衰?一直保持很高的收视率?”

  “1999年3月24日,当天凌晨3点钟,我被电话铃声吵醒,原来科索沃战争爆发了。中央电视台启动了直播机制,在早上六点钟新闻节目中,著名主持人海峡和我就科索沃战争爆发的重大新闻事件进行了直播和评论。”在张召忠的记忆中,那是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对重大危机和突发事件进行现场直播和评论。

  “2003年3月20日上午,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电话,让我立即赶往电视台,参加中文国际频道伊拉克战争的直播。由于是突发事件,电视台紧急开了个窗口,播完后就又恢复了正常节目的播出。由于前方战事不断推进,电视台领导就决定不断增长直播时段,从几十分钟增加到几个小时,连续直播了一个多月,从晚上七点半直播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钟,我全程参加了那次伊拉克战争直播。”

  多年来,张召忠参加的节目还有“”、“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海峡两岸”、“中国报道”和“今日关注”、“防务新观察”等。2003年以后,他经常参加北京电视台的“环球冲浪”节目,2010年这个节目取消,创办了“军情解码”和“书香北京”。

  电视直播评论讲究的是首发和首评,突发事件、重大危机或战争爆发之后,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评论,第一时间要发出声音。张教授说,“今日关注”的直播,经常是临到直播前还要换题。“有一次发给我的策划案是朝鲜问题,可临到直播前智利发生大地震,我们只好临时决定换地震的题目。6月26日,节目的内容是菲律宾问题,可直播前突然看到中海油宣布了南海9个区块对外招标,我们立即决定就这个问题进行评论。距离直播还有十几分钟,现做短片、上字幕、改标题、做地图、设问题。他们在直播室跑来跑去,分秒必争,直播线上的工作人员,相互配合,一丝不苟。这让我想起了在长达一个多月的伊拉克战争直播期间,主持人、专家、节目组人员、直播线工作人员和领导,全部在一线忙来忙去,吃盒饭,累了就在椅子上靠一靠,有的干脆躺在地板上休息一会儿。如果不是身临其境,任何观众都绝对不会相信,如此严谨的新闻评论节目居然是在这种条件下完成的。”

  电视新闻评论与娱乐节目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敏感性、危险性太大。从媒体规律来看,总希望评论员对刚刚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深度点评,最好是提出自己独特的与众不同的观点。从评论规律来看,对突发事件、危机和战争必须要在来不及查找资料的情况下,对其发生和发展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这需要有相当深厚的技术装备、战术战略和外交功底。评论员必须把问题讲清楚,不能含糊其辞,吞吞吐吐,尤其不能把网上不准确的信息、把报纸杂志上看到的内容直接说出来,要融会贯通,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最重要的是确保在口径上不出偏差。

  客观上来讲,在直播中第一时间对突发事件、危机和战争进行评论,并不知道具体口径和要求,尽管如此,评论员必须根据平时学习、了解和掌握的情况,准确把握,进行正确的评论。很多人认为,在中央电视台进行新闻评论,与在网络上、微博和博客上评论是一样的,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如何才能坚持原则,不犯错误,还能把收视率提高,这个难度才是最大的挑战。

  “电视评论与知识结构有关,您做电视评论20年,难道不感到知识枯竭吗?20年来您做评论节目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

  “这也是我常常思考的问题。”张教授说,“我上过三四个大学:1968年学的专业是机械电子,它奠定了我的理工科专业基础,对我后来从事科技装备研究非常重要。电视评论中,我经常会向深处谈,一谈到技术装备大家就心里有底了,感觉不再空虚和漂浮。1974年我在北大学阿拉伯语,并进修了英语,这使我开阔了眼界,出访过很多国家,接待过十几个国家军舰的来访,并在国外常驻、工作和学习了很长时间。这些经历,让我对外事活动和外交事务比较熟悉,电视评论中能从国际关系的角度去思考军事问题,把军事话题提升到国际战略和国家战略的高度,而不是仅限于玩儿兵器、讲性能、看热闹的初级状态。1994年以后,我作为军队的国际法专家多次参加国际会议和研讨活动,对国际海洋法、海战法、武装冲突法和世界军事历史等有了深入研究。对历史和法律问题研究的最大好处是在谈及黄岩岛、、台海形势等重大敏感话题的时候,能够从历史的纵深、法律的规范和严谨的视角去分析问题,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懂一点历史和法律,能够让浮躁的心平静下来,避免说过头话、偏激的话和极端的话。”

  令张教授受益匪浅的是,2000年,他在国防大学学习联合作战指挥,有机会把国防大学的所有课程全都听了一遍,还有机会与来自全军的部队指战员进行交流,从而让他的许多理论知识得到扩充,所缺乏的实践经验也得到弥补。以后,他又到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学习国防部的业务,从而对国际危机处置、国防部业务管理、武器装备发展和反恐作战等有了基本了解,曾经参加过马岛海战、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指挥员也给他们讲了不少课,同时还对英国及北约的军事设施、部队、院校和科研机构进行了参观访问,积累了很多经验。这些,对于他评论危机、冲突和战争非常受用。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6月28日,中央电视台十频道《读书》栏目约我连续录制了五期‘走向深蓝’系列节目。在节目录制之前,编导给我送来了7本书,总共300万字。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个节目,所以心中没底,就用十几天的时间,把送来的书都看了一遍,此外还看了好几本别的相关内容的书。开录之后,35分钟一集,连续录制,非常顺利地录制完成,所有人都非常满意。”说到此,张教授难抑自豪。

  “节目的功夫在节目之外,就节目准备的节目不可能好看。我参加的所有节目都有专业的编导和策划,他们经常在节目之前把策划案发给我,但我在节目直播和录制过程中,从来都不看策划。为什么?我认为编导和策划完成的文案只是他们的书面认知,要变成节目还需要主持人的二次加工和再创作,优秀和平庸的主持人之间的差别就在这一刻拉开。如果编导的策划案是A,主持人的任务就是把它变成B,我的任务就是配合主持人把节目变成C,决不能是A+!所以我不仅不能看策划案,更不能预先准备好答案到节目中去背诵,我必须眼睛盯着主持人,脑子跟着主持人的思路去反应、去思考、去回答。在节目到了直播和录播的时候,主持人就是乐队的总指挥,我只是一个演奏员,我必须与他保持协调,才能步调一致,节奏和谐。凡是好看的节目、收视率高的节目,都是主持人努力挖掘和勇于挑战专家的节目,按部就班、顺着策划案往下推的节目不可能有收视率。战争之所以扣人心弦就在于不确定性和挑战性,军事演习之所以不受人待见就因为未交战已知胜负,把演习玩儿成了演戏,是形式主义的再现。”

  张教授说,几十年来,自己每天都要抽几个小时上网、看报、读书。为了强迫记忆,我看过的东西一律扔掉,所以我十几年前就养成了无纸化办公、电子阅读的习惯。电视直播与写书作文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能翻阅资料,全靠脑子中的记忆。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记忆力那么好,很多事件、时间、地点、人名都记得清清楚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长期积累的结果。我出版过20多部专著、总计4000多万字,没有一个字是找人代笔的,所有著作都是我自己完成,连查找资料也都是我自己完成的。我备课、讲课、做多媒体,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完成。我从来没有在别人的作品前面署名。学者的责任在于用自己的所学奉献社会,找人代笔、徒有虚名是一种学术。学问有高有低,观点有对有错,但做学问的态度必须端正,绝对不能沽名钓誉。”

  张召忠是从农民到士兵、从士兵到将军的,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后门,在每一个进步的台阶上没有送过任何礼,也没有受过任何贿。40多年来在党组织的培养下成长起来,全靠刻苦学习成就了自己。他说,自己是一个整天辛勤耕耘的人。无论作电视评论、讲课、写文章、写书,都要有一颗平常心,不管名气有多大,职务有多高,都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千万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无论是说话、办事儿、讲课、做节目,都不能盛气凌人,不能说大话、官话、套话、假话、废话,一定要用最朴实的语言诠释最复杂的问题,要接地气,草根儿化。

  “电视机前的观众有高级领导干部,有高级知识分子,也有普通百姓,甚至很多人是老人、小孩和文盲,我讲的那些东西能让他们听得懂、感兴趣是最大的成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入耳入心,对节目建立感情,锁定节目追着看。有一次‘防务新观察’在军事博物馆现场录制节目,突然有一位观众激动万分地跑过来要与我合影,他们开玩笑说,哈,原来你的粉丝是十岁的老太太啊。是的,我讲课的时候,还有很多几岁、十几岁的孩子们在静静地听讲。”

  对于一个优秀的电视新闻评论员而言,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素质和道德品质。素质就是要求在上必须无条件地和党中央保持一致,道德品质就是要求在做人上要严格要求自己,防止出现负面效应,要能够在观众中保持一定的威望。

  新闻电视评论员与娱乐明星完全不同,不可能一夜成名,相反,如果没有真才实学,很可能在直播中身败名裂。伊拉克战争直播天天进行,每天五六个小时甚至更多。在伊拉克战争的马拉松直播中,一个人有多少知识、多少观点可以说之不尽,讲之不绝啊?

  “要给人一滴水,自己必须要有一桶水。这就要靠平时的积累。”张教授说,“成名自然是件好事儿。出名之后,找我做节目的多了,我写的书好卖了,自己有点什么事儿也好办了。但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有好必然就有坏。作为名人,在公众面前说话办事儿就要格外注意,否则就会产生很坏的社会负面效应。作为名人,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社会监督力增强了,在公开场合活动就会受到限制,就会感到很不方便。

  “在山根底下一身短打扮还嫌热,爬到山顶后才发现那里还有积雪,这就是古人说的高处不胜寒。今年4月份,社会上因为黄岩岛争端一片喊杀叫打的声音,我在‘今日关注’中引用孙子名言:主不可怒而兴兵,将不可慍而致战。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有大国胸怀、世界眼光和战略思维。在黄岩岛问题上,一方面要坚持用外交的和平的方式解决,一方面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不能放弃使用武力。在上海电视台的一个三分钟电话连线中,他们预设了一个圈套儿,问我:如果开战的可能性是100%,现在中国对菲律宾开战的可能性是多少?我说30%是战争,30%是经济,这两个手段加在一起是60%。另外还有40%是外交和解决手段。我的这些电视访谈语言,第二天网上铺天盖地,你想反悔都不行,有视频为证。如果是一般的学者,网络不会如此热炒,因为是我说的话,所以本身就构成新闻热点,你看有多危险!

  “最危险的还不止这些,前些年就不断有人冒充我的名义非法出版图书,公然在书店和地摊上叫卖,责编、出版社都是真的,就是作者是假的,我完全不知情。现在升级了,冒充我的名义开设的微博、博客多得是,我通过好多途径辟谣,我跟他们说,我没有开设任何微博,只是2011年之前在人民网和腾讯开过博客,现在也不更新了。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有些人PS我的图像和字幕,擅自制作有关我的电视评论视频在网上流传,这不仅严重侵犯了我的名誉,也损害了节目的权威。”

  张召忠今年60岁到了退休年龄,组织上特批他延长服役期。谈到未来的打算,张教授说,作为学者,一辈子研究海洋、军事和战争却无缘参战,只好用自己的所学奉献社会。今年,自己出版了《百年航母》和《走向深蓝》两部专著,这是一个老海军在42年军龄中长期积累下来压箱底儿的存货。年底前,他还打算把自己多年来的学术积蓄再折腾一通,撰写一本如何依法治海的专著,与前两本书构成中国全面走向深蓝的三部曲。

  薄谷开来 死缓张晓军获刑9年打砸日货重庆警方辟谣李娜夺冠房价上涨韩国宣示独岛主权城市幸福排名亨氏奶粉不合格风能太阳能归国有新疆 坠机王老吉加多宝 群殴鱼翅消费 传统文化成都麻将大赛阿桑奇 公开演讲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华南在线 www.wzlcm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