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华南在线_华南新闻网_华南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云南  xxx  自驾游  浙青春,正黔行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一个“黑嘴”的倒掉(图)

发布时间:2019-01-11 14:40:46 已有: 人阅读

  建议客户先行买入,再公开推荐,股价上涨后卖出,盈利分成——此种股票操纵价格方式虽古老,却不乏市场。

  4个月,操作37次,客户非法获利5385万余元,自己分成735万元。武汉新兰德证券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朱汉东去年就曾导演过一场大戏。

  不过,很不幸,那735万元收益到朱的手中没多久,他就撞上了监管者的枪口:因市场操纵行为,近日,中国证监会宣布,没收武汉新兰德违法所得735万元,并处以同额罚款;其董事长朱汉东被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同时处5年市场禁入。

  在当年“黑嘴”泛滥的年代,“先行买入,公开推荐,获利卖出”,此路数曾盛极一时,区别在于,有的是自己操作;有的是建议他人操作,自己分成。

  武汉新兰德在市场中浸淫良久,资历颇深。1994年2月25日,武汉新兰德在武汉设立,经营范围主要是证券投资业务的咨询、服务,直至去年,其仍为武汉惟一获得证券投资资格的投资咨询机构。案发时,其股东分别为朱汉东(40%)、叶湘海(30%)、凌惠中(30%)。

  从2000年开始,武汉新兰德常年在142家中央和地方报纸上开辟专栏发表股评或约稿投稿,在20多家电视台做过股评节目,在25个财经网站设有股评专栏。同时,武汉新兰德设有“财富天下网”和博客“朱汉东工作室”。

  此外,武汉新兰德还在多家媒体上做广告,用朱汉东的说法,是“宣传公司形象,扩大影响,带来新的客户”。

  多年的苦心经营加上刻意营造,武汉新兰德全面占领了媒体的“海陆空”阵地,其影响力日隆。也正是这日渐膨胀的影响力,为朱汉东自己和武汉新兰德埋下了祸根。“2003年市场不好,武汉新兰德遇到了困难,经人介绍,朱汉东与陈杰相识。”一位接近朱汉东的人士对记者说。

  朱、陈二有相见恨晚之感,2004年始,武汉新兰德即为陈杰提供有偿咨询服务,主要内容包括:每日盘后分析、次日大盘预测、推荐股票池以及宏观形势分析等。

  2005年,武汉新兰德向陈杰收取咨询费,但是双方没有签订正式的咨询合同。直到2006年11月8日,股票市场持续向好,武汉新兰德方与陈杰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从协议签订之日起,由武汉新兰德为陈杰长期提供有关证券咨询服务。

  上述接近朱汉东的人士表示,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武汉新兰德承诺定期向陈杰推荐股票池,股票组合大约一只到五只。

  一般情况下,武汉新兰德的研究人员每天推荐出经过研究的股票池,经过部门经理筛选后提供给朱汉东,一般有一只到五只股票。

  朱为陈开了“小灶”。“我会提前把公司发表的报告给他(陈杰),包括个股资料,且一般是‘沟通无极限’。”朱汉东表示,向陈杰提供投资报告和股票组合均由其单独进行,有时打电话,有时约见。相处日久,信任愈深,一个大胆的构思在二人心中形成:何不重走老路,将新瓶中装上旧酒(即,“先行买入,公开推荐,获利卖出”的“商业模式”)。

  当时钟乍一拨到2007年,牛市的锣鼓即开始声震寰宇。那是个批量制造“股神”的年代,群情激昂,万众躁动,有了“观众”,朱陈二人的“好戏”提前上演了。

  2007年1月8日,一如既往,朱汉东正式向陈杰提供了健特生物等10只股票,陈杰则在此前后的2007年1月5日、1月8日、1月9日、1月10日,通过其控制的“邢康”(陈杰亲戚)账户,分别买入健特生物933,210股、1,665,221股、2,685,916股、1,315,831股。陈最后一次买入健特生物的当天(1月10日),该股收盘价为3.14元。

  影响力就是生产力,该把武汉新兰德的影响力派上用场了。当日(1月10日)晚间,朱汉东整装完毕,正式上阵:他在某财经网站发表股评,公开推荐健特生物股票。

  该日题为“健特生物:投资银行赢得暴利”的股评这样表述:“股改之后该股走势明显活跃,成交量阶段性放大,新增资金正蠢蠢欲动,即将重现当年辉煌……长阳突破已是势在必行,凶悍的连续拉升好戏即将上演”。

  朱公开推荐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2007年1月11日,健特生物上涨6.05%,而当天深圳综合指数上涨仅为0.23%,超额涨幅为5.82%。

  演员出场顺序一如从前。2007年3月13日,朱汉东向陈杰提供了包括东风汽车在内的六只股票。当天及次日,陈杰分别买入东风汽车6,923,288股、2,006,023股。14日,东风汽车收盘价为5.34元。

  3月15日,东风汽车以5.63元收盘,上涨5.43%。而当天上证综合指数仅上涨了1.56%,超额涨幅3.87%,成交109万手,比前20个交易日平均成交量54万手多102%。

  2007年3月19日、3月20日,朱汉东再次向陈杰推荐东风汽车。陈杰对朱汉东更是“从谏如流”,两日共买入东风汽车400多万股,20日东风汽车收于5.65元。

  20日晚,朱汉东又在财经网站上发表股评,公开推荐东风汽车股票。在题为“‘海外游子’今朝归来,整体上市质的飞跃”的股评中,朱汉东描绘了东风汽车“自主品牌呼之欲出、资产注入提升规模”的美好前景,得出了“爆发行情迫在眉睫”这一激动人心的结论。

  21日,东风汽车应声大涨6.19%,而上证综合指数仅微涨0.83%。当天东风汽车创出了118万手的成交量。上涨当天,陈杰毫不恋战,悉数卖出东风汽车,清算金额2500多万元。

  朱汉东自认为找到了“将复杂事情简单化”的捷径。4月2日,朱汉东又向陈杰推荐了东风汽车,当天陈杰买入东风汽车近686万余股。

  “今日该股猛然爆发,将此前的阴线全部包进,作为最便宜的汽车股,明天该股必定将创出新高,短线该股很可能成为大盘再创新高的生力军。”朱汉东把东风汽车夸成了一朵花。

  不负“陈”望,朱汉东公开推荐后,2007年4月3日,东风汽车涨幅仍大于上证综指,上涨了1.91%,成交量也较前20个交易日平均成交量放大28%。

  “在5日均线的支撑下,股价反复走强,向上攻克一个又一个心理价位,目标价位志在高远。”朱的股评让人信心满满。

  3.30%的涨幅已经足够,陈杰于4月11日卖出全部该股,清算金额为7000多万元。粗略计算,四次“冲锋”东风汽车中,陈杰共获利700多万元。

  陈杰按朱汉东的推荐,于4月17日动用6000多万元巨资,杀入东方电子,共买入920多万股,当天东方电子报收于6.66元。“从周K线看,东方电子今年以来的涨势相当凶猛,从年初的2.7元左右,已经猛涨到目前的6.66元,整体涨幅极其惊人。该股能量已经完全爆发,冲击力度无可限量。”朱汉东当晚在财经网站高唱赞歌。

  荐股神话仍在延续。次日,东方电子开盘不到1小时,即死死封住涨停。陈杰从容出货,卖出东方电子5,848,733股。当天深圳综合指数上涨仅1.09%,东方电子超额涨幅8.97%,成交104万手,比前20个交易日平均成交量51万手多104%。

  4月19日,东方电子开盘不久再度涨停,陈杰将其余股份悉数卖出。仅此一役,陈杰在17—19日这3天狂赚764万元。

  一位在摸爬滚打多年的投资者发现了蹊跷,朱汉东推荐东方电子的第2天及第3天,均有明显大资金在出货,有相互配合的嫌疑。

  结果果如其所料:深交所的调查表明,武汉新兰德发表的股评与其推荐的个股走势有着明显相关性。也就是说,武汉新兰德对个股走势进行公开评价、预测或向公众作出投资建议,足以致使被推荐个股受到市场投资者的关注,致使个股价格上涨,或交易量异常放大,显著偏离市场指数。

  在对武汉新兰德荐股前后进出的股票账户监控中,深交所还发现,一个叫“邢康”的账户非常可疑,其所买卖的股票及时间与武汉新兰德推荐的股票与推荐时间有着高度“概然性”。

  一位知情人士介绍,2007年5月28日,证监会稽查部门对“邢康”和武汉新兰德涉嫌市场操纵行为正式立案调查,并于2007年6月5日交武汉稽查局办理,“武汉新兰德专案调查组”迅速成立。

  6月7日,调查组进驻武汉新兰德,进行现场调查。“邢康”账户的实际控制人陈杰、朱汉东随即被限制出境,相关人员的银行账户也被立即冻结。

  陈杰借“朱嘴”赚了,作为操纵大戏的主角,朱汉东分的那份自然少不了:2005年3月至2007年5月,陈杰向武汉新兰德支付咨询费共1231.4万元。其中,2005年3月至2006年12月支付496.4万元,2007年1月至5月支付735万元。

  实际上,2006年之前,朱陈之间只是口头协议,未约定具体分成标准。2006年10月25日,“邢康”账户开立,11月8日,双方才签订了长期咨询的协议书——一份“内容很原则,没有具体付费标准”的协议。

  具体操作时,通常是陈依据收效情况,不定期向武汉新兰德支付额度不等的费用,也就是说,这是基于信任基础上的一种分成约定。

  但2006年12月31日之前“邢康”账户的股票交易,并未纳入市场操纵违法所得计算范围。因为,朱汉东没有提供2006年10月至12月期间,给陈杰股票池的资料,陈杰也没有认可朱汉东在此期间向其提供股票池的行为,客观证据不足,新兰德与陈杰涉嫌合谋实施市场操纵的时间,最终被确定为2007年1月8日至4月26日。

  就在监管部门对其立案的2007年5月,或者已经察觉到什么,陈杰向朱汉东提出“不想做了”,双方随后清账。

  武汉新兰德“无意”间,又犯了个“错误”:用于收取陈杰的咨询服务费用的银行账户并未按规定向监管部门报备。该账户自2004年开户以来,收到包括陈杰等客户支付的费用共1886.91万元,其中陈杰支付1231.4万元。

  在陈杰支付的1231.4万元中,496.4万元是2005年3月至2006年12月支付的,2007年1月至5月支付735万元。这也就是监管部门最终认定的武汉新兰德的违法所得数额。

  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最终,调查组认定,2007年1月1日至4月26日期间,陈杰利用武汉新兰德公开推荐所造成的影响,提前买入,并在公开推荐的次日卖出股票,涉及东风汽车、首钢股份、发展、广东甘化等股票37次,非法获利5385万余元。扣除付给武汉新兰德的735万元后,陈杰的违法所得数额为4650万元。证监会对陈杰的处罚是:没收所冻结的股票。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华南在线 www.wzlcm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